分享
您好!欢迎进入纳宜慈医疗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联系电话:021-62190667

从医20多年,差点在手术台上崩溃!“救不了”的癌症病人,让他无比纠结

发布时间:2020-08-12 浏览:638


喉癌手术后一个多星期,57岁的老吴(化名)躺在病床上,拿着笔和本子,一遍遍的写:“托着下巴过日子”、“不动手术过不了年”、“肖医生的神刀”……
老吴头发花白,干瘦,颈部到胸口是一道道缝线,但气色很好,写一句话,就笑一下。想表达自己的好心情。

“他手术后一天比一天好,9天胖了6斤。”老吴的老婆陈阿姨在一旁念叨,“真的感谢肖医生。”

夫妻俩所说的肖医生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主任医师肖芒。老吴不知道,他是最让医生纠结的一位病人。做老吴这台手术,肖芒带着着巨大的压力。
“我决定为他冒一次险。”手术前,肖芒这么说服团队,也说服自己。


医生,我要手术

老吴是国庆前10天,慕名找到肖芒看门诊的。他喉癌复发了。
医生对他印象深刻:消瘦,颧骨高凸,脸色蜡黄,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脖子用一块纱布遮盖得严严实实。
老吴2017年查出喉癌,手术后,2018年9月复发。老吴爱唱歌、喜聊天,极度害怕二次手术后失去喉咙,所以迟迟没就诊。一直到今年5月份,病情恶化。
“我还没开口,他就从裤兜里掏出一张折好的纸条,打开铺平,上面是几个大字:我要手术!帮帮我!” 抬头看老吴的眼睛,是近乎乞求的神色。
陪同的妻子解开老吴脖子上的纱布:
颈中部长着一块巨大的菜花状肿瘤,灰白色的瘤体中间有血在慢慢渗出来,旁边还有黄色的溃烂粘膜。瘤体下方一个金属喉管上粘着一些坏死物,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恶臭味。
老吴描述这块肿瘤:“像槐荫树开口”,“溃烂处大于我嘴巴”。


43岁的肖芒行医二十年,见过各种稀奇古怪的病例,他形容老吴的样子:恐怖。
仔细看了老吴的片子:腋下和纵膈部位,分布着数个大小不一的黑色团块阴影。肿瘤从舌根蔓延至颈段食管,从椎前溃烂至突出皮肤,他想起一个词:凶多吉少。
“我看片的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一动不动,喉管里呼哧呼哧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肖芒转过身,“你这个手术,难度非常大,而且意义真的不大。对不起,我恐怕……”
老吴的眼睛有了眼泪,右手食指压住金属喉管的洞口,想讲话却怎么也讲不出来,掏出纸和笔写:救救-我,求你—救我!
“他左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感觉集中全身的气力,用这只手来传递求生的欲望。”
肖芒最终收下老吴,安排他住院,同病房的人拉起帘子,不敢看他。
“我查房的时候,看到他就安静地靠在靠窗边的床上,看着远处江面宽大的钱塘江,一看就是半天。”肖芒一遍遍告知手术的风险,他希望老吴能选择放弃,可是老吴和妻女每次的答复都是:要手术。
肖医生在查房

巨大的争议

老吴的手术在科室里引起巨大的争议,进行疑难手术大讨论时,它首当其冲。大家听完详细病情,一度没人开口。
肖芒先说:根据老吴的情况,手术即使能将颈部肿瘤切除干净,但由于已经发生了可疑的全身转移,长期存活也很不现实。但患者目前的状况,颈部恶臭,生活质量极差,吞咽也出现了问题,我们如果能把颈部肿瘤切除并有效修复,至少能提高他有生之年的生活质量。
异议接踵而来:
“按这个方案,没有八个小时,这台手术是做不下来的。你花这么大力气做这个手术,能确定提升病人术后的生存率吗?”
“风险这么高,万一手术失败,家属闹事,咋办?”
“手术不是儿戏,尤其是他这个手术,你简直是拿着自己的声誉在冒险啊。”
“七八位同事,一半都有异议。争论点主要是病人的术后恢复不乐观:举个例子,不手术生存半年,术后也是半年。”


肖芒还是决定为老吴冒险一次,“他肿瘤腐烂处非常难闻,还流血水,他每天都闻着这种味道,生活质量和意志力受到极大摧残。我和他们有过多次沟通,老吴和家人特别坚决:哪怕活一天也要做手术。他从最开始害怕手术,到现在哪怕医生劝他放弃,也要做。可见这种摧残已经到了他的极限。”
如果不做手术,也许几个月内他的生命就终结了,而且会全身恶臭陪伴余生。“手术成功至少可以换来一身干净,而且减轻肿瘤负荷后利于后续化疗对远处转移灶的控制。”
“都是生命啊。”回忆自己的决定时,肖芒低声感叹。
虽然这么说,他内心其实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我想过如果手术失败,周围人的看法和评价,尤其是家属的接受度。虽然术前,他们表示什么都接受,万一真的来了呢?”
多数手术,肖芒对术后有把握,知道效果比较好, “挺过去就是一片阳光。但老吴,我们对术后不确定,首先闯关就很困难,即使闯过去了,后续还是未知。”




让人崩溃的意外


老吴的手术的确极大考验了肖芒和他的团队:
老吴的肿瘤和颈总动脉粘合在一起,这是不能被损伤的大血管,剥离难度很大。肖芒形容,就像在一个墙里面挖出水管,还不能挖破;
从颈部大动脉处找到分支血管,进行皮瓣移植也很难。


以前做手术,助手会帮忙切除肿瘤,但老吴这个手术,从头到尾都肖芒都不假人手。
手术开始后的第八个小时,一切都很顺利,进行到结尾时,所有人都准备长舒一口气,然而,意外来了。
医生绣花一样把颈横动脉和移植上来的股前外侧皮瓣接上的时候,竟然发现预期中的静脉血没有流过来。
“这意味着手术得重新来过,等于把一件做好的衣服全部拆了重做,而且手术还得再延迟3个小时,更要命的是万一另外一侧的皮瓣失败,患者关闭手术腔都成问题。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所有人都已经筋疲力尽,但显微镜下,软塌的静脉犹如一条干涸的小溪,手术室内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所有人停下手里的动作,面面相觑。
肖芒形容自己当时的感觉,“要崩溃了。背上一股股的凉意,心跳加速,突然觉得有点晕厥,就像是拼尽全力完成了一场马拉松赛跑,却被告知还得再跑一次。”
他马上深呼吸,冷静下来。脑子里快速回忆手术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每一步操作都是谨小慎微,不大可能出现纰漏。

排除掉一个个原因后,想到最后一个可能:是不是微循环的问题?

纳宜慈专业生产一类、二类医疗器械,主要有医用放大镜手术放大镜,医用照明灯,医用头灯医用头灯进口品牌 双目间接检眼镜角膜接处镜曲率检测仪等医疗设备,如有需要,请联系:021-62190667。更多内容请见官网 官网 http://www.neitz.cn/

友情链接: 纳宜慈英文网站 纳宜慈日文网站